咽痛 | 扁桃腺炎
 
清熱解毒除咽痛

一周前開始,洪先生無任何誘因而突然感覺發冷發熱,頭暈頭痛,咽乾咽痛,咳嗽痰多。經西醫按傷風、急性扁桃腺炎治療4-5天,咽痛發熱等症無明顯消退,于是洪某改求中醫治療。接診時,其病情表現為:咽乾咽痛.吞咽不便,每遇吞咽或咳嗽時咽痛加重。伴見頭暈頭痛.惡寒發熱,鼻塞噴嚏,咳嗽痰黄,倦怠乏力,胃口不開,舌紅苔白,脈象浮數。檢查見其咽部充血潮紅,可見淋巴濾泡增生,扁桃腺腫大明顯,表面可見少許白色膿液,頷下淋巴結腫大。壓痛明顯。診斷其病屬風熱毒邪上攻,邪正相搏於喉核(扁桃腺),肌膜受傷,絡脈阻滯所致之風熱乳蛾。遂采用疏風清熱,利咽消腫之大法治療。

藥用:銀花15g、連翹10g、牛子10g、薄荷10g、荆芥10g、山豆根15g、淡豆豉15g、桔梗10g、浙貝10g、玄參15g、天花粉15g、赤芍10g、板蘭根15g、甘草10g。清水煎煮,每日一劑。

食用:橄欖30g、桔梗6g、甘草6g、綠豆30g,煮湯食用。藥食連用2天後,其頭痛頭暈、惡寒發熱及咽乾咽痛等症明顯減輕。又服2劑後,頭痛咽痛等症完全消除,扁桃腺不大,身體無明顯不適。

》(更多咽痛的草药,食物治疗配方)

虛火上灼咽喉痛

朱先生患咽喉腫痛7年多, 久治不愈, 每於午后及夜間加重, 早晨起床時減輕。 因老朱清利嗓子時經常發出“吭吭喀喀”的聲音, 因此同事暗中取笑他為“吭喀先生”。92年8月,朱先生幾經周折,遠從沙巴前來就診。

接診時,其病情表現為:經常咽喉疼痛, 咽部乾癢不適有异物感。 痰少色白,偶有 咳嗽,伴見 腰酸疲倦、頭暈耳嗚、口乾口苦、手足心熱、心煩失眠、夢遺滑精等症。檢查時見其咽部暗紅充血,血絡擴張,喉底可見散在顆粒,懸壅垂明顯肥厚腫大,舌紅苔白,脈弦細數。

診斷其病屬腎陰不足, 虚火上灼所致之“喉痹”証。 治以滋陰補腎, 瀉火止痛之法。

藥用:知母15g、淮山10g、澤瀉10g、茯苓10g、丹皮10g、山萸肉10g、生地15g、桔梗10g、沙參10g、玉竹10、小玄參10g、黄柏10g、麥冬10g、浙貝10g、薄荷10g。清水煎煮,每日一劑。

另用:豬瘦肉100g、麥冬l0g、甘草5g、桔梗6g、沙參10g、生地15g,炖湯食用,每日一劑。兩方隨証加減。連續治療兩個多月后,其症明顯好轉,“同事很少再聽到他的吭喀聲”。上方又服兩周后,其病完全痊愈,不再有咽痛不適感。

》(更多咽喉痛的草药,食物治疗配方)

扁桃腺炎宜清喉

大約十多年前開始,韓先生時常感覺咽喉疼痛(時輕時重,從未斷根),經西醫診斷為:“慢性扁桃腺炎”,曾服西藥治療兩年多,病情無顯著進展。后在朋友的介紹下,前來就診。當時,其病情主要表現為:喉嚨時常輕微疼痛,吃東西時有輕微阻塞感,伴見口乾口渴,頭暈頭重,耳嗚健忘,心煩失眠,腰膝酸軟,手足心热,鼻孔乾癢,大便秘結等症。檢查見其扁桃腺腫大明顯(Ⅲ.腫大),可見白色膿點, 以壓舌板輕微擠壓時,有少許膿液排出,咽后壁充血潮紅,舌紅少苔,脈弦細數。據此診斷其病屬邪毒侵襲,滯留不去,肺腎陰虧所致之“虚火乳蛾”。擬用養陰清喉,解毒散結之大法治療。

藥用:板蘭根15g、大青葉15g、射干10g、金銀花15g、蒲公英15g、魚腥草15g、桔梗10g、麥冬10g、玄參15g、生地15g、知母10g、黄柏10g、赤芍10g、薄荷10g、山豆根15g。清水煎煮,每日一劑。

食療配合:桔梗6g、甘草6g、橄欖5粒、沙參15g、生地15g、胖大海3粒,清水煎煮5-10分鐘后,取汁當茶服用。藥食連用1周后,韓先生咽喉不痛,阻塞感減輕,大便正常,口乾不渴,頭暈耳嗚等症減輕。檢查時見其扁桃腺無明顯縮小,遂於上方加馬勃10g、浙貝10g,囑其繼續服用2周。復診時,其扁桃腺稍有縮小,效不更方。原方繼服2個多月后,再來復診時,其扁桃腺已有明顯縮小(僅有I.腫大)。繼續治療2周后,其扁桃腺炎消除,身體無明顯不適。

》(更多扁桃腺炎的草药,食物治疗配方)

中医师